【新青年】隐居农村的“炼金术士” 卖石头年入20万

www.xingji.com

2018-10-06

【青岛新闻网独家】(文/于泓图/孙志文)常言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有没有“完人”刘华栋不在乎,他追求的是金的“足赤”。 2014年,青岛农业大学化学专业毕业的刘华栋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选择考公务员或是进化工厂当一名朝九晚五的实验员,而是一头扎进了农村,租了间房搞起了自己的“炼金实验室”。 东方人追求长生不老、西方人向往点石成金,尽管初心不同,但先辈们的努力奠定了现代化学的基础,而对接受了现代化学教育的刘华栋来说,他“炼金”的目的就是求个“纯”,他要集齐这世界最纯的“化学元素”。

“除了个别放射性、比较危险的元素,基本上算是收集齐了吧。

”在刘华栋的工作室里,记者见到了这位“元素狂人”。 他向记者展示了自己这几年的炼金成果,平时常见的元素周期表被他做成了一个展柜,一个个玻璃小瓶里,装着他炼出来的各种元素。 活泼的钠、钢铁侠的钯、绚丽的铋……还有很多记者只在元素周期表上读过的金属,全被这伙计集齐了!虽然不懂化学,但单看刘华栋这些瓶瓶罐罐就知道这是个烧钱的爱好,这点华栋自己也承认。

但投入大,赚的也多,毕业这几年,华栋把自己做的一些化学元素设计成纪念品卖给圈里的发烧友,每年也能赚个20万左右,这些钱足够他“烧”了。 凭着这份手艺和对化学的执着,华栋被圈里的好友戏称为“元素侠”、“乡村炼金术士。

”父母手下留情成就了今天的元素侠元素侠是怎样练成的?刘华栋说,他的化学启蒙分了两步,先是一本新华字典,后来又加进了若干武侠电视剧。 “小时候我就把新华字典当百科全书读,对元素的认识也是在那个时候。 ”刘华栋记得,在自己刚识字的时候,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把新华字典当成工具书来用,其实每个字的解释,代表的意象,能做成什么东西,都能在一本小小的字典里读到,尤其是字典里带金字旁的汉字,很多都是金属元素,里边会介绍那种元素的外观、化学性质、用途等等,这就是他最早的化学启蒙。 上了初中之后,华栋已经不满足于看字典过眼瘾,天生喜欢捣鼓的他,开始了自己的化学实验,初期只是混合下厨房里的油盐酱醋,到后来就直接玩上了各种化学试剂。 “武侠片里常演,一些有毒的东西就是各种冒泡,我当时就特好奇,也在家里开始实验。

”华栋说,因为父亲曾经搞过养殖,家里化学试剂比较多,他玩得最过火的一次就是拿盐酸浇在自家的水泥地上,也出现了冒泡的效果,做出了电视剧里的“剧毒”。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以华栋的角度来看问题,如果以当时华栋父母的角度来看,自家孩子的这个爱好,真说不上可爱。

试想想,你下班回家,发现厨房里多了一些油盐酱醋混合成的不明液体,家里的地面被孩子用盐酸烧了个大洞,面对这样的情况,你会不会动手?别人不知道,但华栋的父母选择了手下留情,退一步海阔天空。

事实上,华栋爸妈的宽容是值得的,因为父母的宽容,华栋在初高中阶段就点满了化学技能,参加各种竞赛,被保送上了初中,最终带着自己的化学梦考进了青岛农业大学化学专业。 懂得越多搞出的动静越大整个大学生涯,凝结了华栋太多的黑历史,随着所学化学知识的提升,华栋实验的规模也在一点点提高,最夸张的一次,他在宿舍里捣腾试剂,制出了大量的烟雾,整层宿舍楼跟仙境一样,因为这烟无毒无害,来得快散得也快,他才没被宿管老师抓到。

华栋说,虽然自己上学的时候没少因为做些小实验写检讨,但他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收集齐各种各样的化学元素,做那些看着很好玩的实验。

为什么对元素有这么深的执念?华栋说,这个想法在他小时候翻字典的时候就有了,文字是组成一个文明的基础,同样,化学元素就是组成这个世界的基础,当收集齐所有的元素之后,我就相当于拥有了整个世界!科学宅男送女朋友的礼物基本都是自己做华栋对于化学的爱好有两大显性特征,一是执着于元素单体,一定要把元素表上的东西做成实物;二是醉心化学反应过程,像欣赏烟火一样,欣赏整个反应过程;而这两大显性特征背后,都印着“烧钱”二字。

原则上,以当时华栋几百块的生活费是支撑不起这个爱好的,在他最潦倒的时候,女朋友拉了他一把。 科技宅还能交到女朋友?十分抱歉,人家真的做到了。

上了大学之后,华栋在学校发起了一个化学爱好者的俱乐部,令人意外的是,全校像华栋一样的化学爱好者有十几个,这其中就包括他后来的女朋友。

“当时女友在食堂勤工俭学,后来在她的推荐下我也去了食堂打工,这下吃饭的钱省出来可以继续买材料了。

”华栋说,解决了吃饭的问题之后,他把所有的钱都用在了买元素原料、化学设备上面,随着东西越买越多,偶尔他也会把自己玩腻了或是多余的元素卖给其他发烧友,收回点成本。

因为没钱,所以送女朋友的礼物基本上都是华栋自己做的,华栋说,他送给女朋友的第一份礼物,是一个银吊坠,原料是他从试剂里面提取出来的,后边找了专业的手工师傅打了个坠子。

可能是这次秀恩爱的经历给了他灵感,后续华栋把很多元素金属做成了纪念品,卖给其他的科学直男或是他们的女朋友,在把狗粮撒向广大人民群众的同时,自己也找到了养家糊口的出路。

大学毕业之后,华栋没有考公务员或是打工,而是成立了自己的元素制作工作室,虽然化学爱好者的圈子相对小众,但每年近20万的营收,足够他过上安稳的小日子。

元素侠决心做科普把化学的魅力分享给孩子们金庸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但是华栋自己明白,他那两把刷子,指望在科研上有什么建树是不现实了,而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对于化学的这份感情传递给像他一样喜欢化学的孩子们。 “定期会进校园做科普,同时也会做一些实验用的教具,比如一个可以展示的元素周期表。

”华栋说,之前他对于化学,更多的是个人层面上的收集,看到好玩的自己先去体验,但现在自己想做的是分享,这其中的转变是因为一个小女孩。

差不多两年前,华栋在万象城参加一个科普活动,对于这样的活动,他早已经轻车熟路,准备了几个有意思的小实验,带着几件心爱的藏品就支起了摊儿,像往常一样他的身边围起了一堆小朋友。

“那个小姑娘我注意了很久,跟他爸爸一块来的,先是在那默默地看,一脸阴郁,后来也会跟着我一块做实验,也开始笑了。 ”华栋说,他起初没什么感觉,后来跟孩子的爸爸一聊才知道,原来小女孩有自闭症,他们当父母的都不常见孩子这么开心。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华栋明白了,大科学家有他们仰望星空的责任,自己这个元素侠也有可以发光发热的地方。 华栋收藏的铋晶体除了金属,华栋还收集其他元素,玻璃管重点的He在电极的刺激下发出粉红色的光。 除了各类金属,华栋家里最多的就是各种有关化学的书籍。 除了自己玩,华栋还把加工后的金属元素制作成工艺品网上贩卖。 在华栋家里,各式各样的工具应有尽有。 华栋向记者展示他做的元素周期表。 虽然自己的网店规模不大,但每年20万的营收还是稳稳的。

这就是我们身边的元素侠。